贝博体育官方app下载-29日10点42分,新华社一条名为“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体能训练营开营”的消息稿,揭开了中国速滑队的冰山一角

29日10点42分,新华社一条名为“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体能训练营开营”的消息稿,揭开了中国速滑队的冰山一角。
根据新华社报道,来自全国各地约100名运动员将在河北坝上冰雪训练基地进行为期两个月的“魔鬼训练”,通过各项考核的运动员将入选新赛季的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国家队。
新华社消息。
但这条消息,却并未提及速滑队教练组组长王濛的名字,训练营负责人成了短大队的新面孔——张蓓。另外被称为“魔鬼教练”的原中国女子曲棍球队主教练、韩国人金昶伯也加入训练营,身份是“训练总监”。
新负责人、“魔鬼教练”,短大队这一系列不寻常的背后,究竟有何深意?

王濛和弟子安凯拥抱庆祝。王濛已淡出队伍?
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体能训练营开营的消息,来得很突然。
29日,短大队训练营在河北坝上冰雪训练基地开营,来自全国各地约100名运动员将在这里进行为期两个月的“魔鬼训练”,通过各项考核的运动员将入选新赛季的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国家队。
按照训练营安排,利用4周时间进行基础体能恢复训练,两个月内组织3次体能达标测试,一轮摸底、二轮考核、三轮补测,三次不过关的或进入强化训练营继续观察训练一段时间,或者调整回地方队。
显然,这是中国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队罕见的一次人才选拔,并且不仅仅是针对运动员,还有地方和解放军体育部门等单位推荐的教练员,训练营结束后,运动员、教练员名单将在队伍组建完毕后公布。
这则消息并未提及任何参加选拔的运动员,但值得探究的是,中国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集训队教练组组长王濛却不是本次训练营的负责人,负责人是一张新面孔——张蓓。
虽然新华社对这位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体能训练营的负责人并未进行过多介绍,但张蓓却是中国冰雪运动的重要人物。
查阅简历,张蓓曾任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领队、备战办跨界跨项越野滑雪队领队、冬季两项和北欧两项项目主管。
此外结合媒体报道,24日冬运中心曾召开电视电话会议,短大队教练组组长王濛却未参加的事实,可以说——王濛已经逐渐淡出。

王濛管理下的中国速滑队,成绩并无起色。坚持走国际化路线,聘请“魔鬼教练”
在王濛执教国家队的经历中,“我们要成立一支敢死队”、“大道重组,短道重振”等口号,以及组建国际化教练团队、效仿国乒举办“直通”赛等一系列改革依旧使人印象深刻。
即便目前她似乎已经淡出国家队,但她依旧留下了“财富”。
尤其是她在任教练组组长时为了组建优秀的教练团队,足迹曾遍布荷兰、日本、韩国等地,将一批世界顶尖教练招至麾下。如今从训练营的相关消息看来,走国际化教练团队的路线依旧沿袭下来。
除了身兼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领队的张蓓,原中国女子曲棍球队主教练、韩国人金昶伯以“训练总监”的身份加入到训练营——他曾率领韩国女子曲棍球队获得多项荣誉,也带领过中国女曲夺得北京奥运会银牌。
另外,从金昶伯加入训练营的安排来看,王濛此前强调的重视体能、耐力训练,新的中国短大队未来也将继续。
金昶伯最为人熟悉的特点,便是他严厉的执教风格和大运动量训练,甚至被称为“魔鬼教练”。
在他执教中国女曲之前,队伍一天训练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而在他接过教鞭之后,改为一天分三次共训练6小时,还要加上一个半小时的夜间体能训练,甚至队员做仰卧起坐时,身上还要加10公斤沙袋。
江湖上流传着金昶伯的一句名言——“我要用自己的方式管理球队,我会用成绩说话。”

金昶佰曾任中国女曲主帅。“输在体能”,亟需改变
短大队这次突如其来的训练营,或许已经酝酿许久。
上个赛季中国短道速滑的成绩并不尽如人意,6站世界杯10金11银13铜的总成绩,与韩国、荷兰等传统强队依旧有差距,再加上武大靖低迷、新人顶不上来等问题,冬运中心早就看在眼里。
根据冬运中心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平昌冬奥会之后一直在研究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两个项目的弱项和短板,发现我国运动员的运动水平和机能状态与世界优秀运动员存在较大差距,其中关键就是差在体能、输在体能,进而导致技术上也存在差距,“保着练、养着练、哄着管”现象较为突出。
比如,担心运动员出现伤病,很多时候按照运动员的主观感受来安排和实施训练计划;训练强度低、训练量小、训练时间短,个性化训练不够甚或没有;队伍管理方法手段较为单一,一定程度上存在畏难情绪,队伍“骄娇”二气日益堪忧。
而本次进行两个月的“魔鬼训练”,一方面可以挖掘新人,补充人员储备;另一方面便是要改善队伍“骄娇”的问题,强化体能,重新挖掘运动员潜力。
或许,中国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的改革,训练营只是一个开端。而之后的教练人选,也要等到训练营结束,才能真正见分晓。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