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博体育app-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丨江苏南京:还青山绿水 造金山银山

燕矶夕照,是江苏南京四十八景之一。今年83岁的付庭锦是土生土长的燕子矶人,幼年十里长河的景象至今深深刻在他的脑海之中。

江苏南京栖霞区燕子矶街道居民 付庭锦:我们那时候一个村上就在那吃水。那个小鱼,在水里淘米,那个鱼都朝你面上跑。

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乡镇企业的兴起,燕子矶地区陆陆续续开办起近200家化工企业,年产值超过三百亿,税收三十多亿。然而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

南京化工厂退休职工 孔玲:到处是污水,然后空气也不好。化工厂门前的那个沟,就是北十里长沟,水的颜色几乎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什么颜色都有。

化工企业交织城中村,环境污染加上临江的砂石场、物流园,长江沿岸污水横流,满目疮痍。党的十八大之后,南京市”壮士断腕”,下决心还燕子矶一个青山绿水的未来。

江苏南京燕子矶新城规划拓展部部长 陈智敏:我们是践行了习总书记提出来的“两山”理论,要从生态环境的保护角度,把100余家的生产型的小的工业企业,以及沙场、仓储、物流、码头,进行了全部的关停和搬迁。整个滨江岸线大概有8公里长,生产型的岸线已经全部转变为生活型的岸线跟生态型的休闲岸线。

黑臭河道、五彩河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燕子矶百里风光带。市民休闲公园建起来了,156个片区进行了雨污分流,一批现代服务业企业陆续在此落户,10万平方米的体育公园正启动建设,地铁、过江通道构成的”六横六纵”交通网初见雏形,新城规划人口30万,是现在的2倍。燕子矶也从一个人人想逃离的”重污染区”,变成了宜居宜业的城市新热点。

南京化工厂退休职工 孔玲:白鹭都来了,可以说是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一定要珍惜这个环境。

江苏南京栖霞区燕子矶街道居民 付庭锦:祖国的变化,感觉真是了不起,滨江大道,南京市风景区一流,不得了。

燕子矶的水清了,鸟来了,人笑了。而在南京江宁区的汤山,这里的人们在一座废弃的矿山上,生动诠释着用绿水青山如何打造金山银山。

江苏南京江宁区汤山街道汤山社区居民 钱小宝:好好的一座山把它毁坏了,毁坏了成了一个伤疤了。

居民说的就是汤山脚下的采石场。采石场最多的时候达上百家,2004年采石场被全部关闭,但是留在山上的疮疤却难以抚平。

2015年,汤山入选首批国家旅游度假区,采石场留下的这一道道疮疤成为必须攻克的治理难题。从2017年开始,汤山废弃的矿坑开始实现华丽转身。一部分山体裸露的采石宕口被打造成3级落差88米的人工瀑布,一部分成为”幕布电影””矿坑灯光秀”的背景,砖窑成为”书店”一部分,废料堆积场变身”矿野乐园”。

江苏南京江宁区汤山街道建设村党总支副书记 张蕾:最主要的其实真的是保留了矿坑的原貌,警示着我们,我们要看护我们的自然,保护我们的自然。

废弃矿山通过生态修复,带来的不仅是生态效益、环境效益,经济效益也日渐凸显,成为带动当地经济持续发展,村民增产增收的“富矿”。

南京汤山矿坑公园项目负责人 芮鹏:好多小伙伴选择自己开餐馆,有开民宿的,利用原来自己的房子把它装修一下,接待外地游客,提高了我们当地居民的收入。

环境美了,人气旺了,业态多了,老百姓的钱包也随之鼓了起来。钱小宝家人也参与投资开办起民宿,谈起收入如何时,我们能感受到他情不自禁的喜悦。

江苏南京江宁区汤山街道汤山社区居民 钱小宝:我儿媳妇她们在汤家家投资了一个民宿,她们新开始开的时候人少点,一年收入大概几十万块钱。环境提升了,又好了,老百姓的幸福感就有了。

江苏南京江宁区汤山街道建设村党总支副书记 张蕾:以前我们是靠山吃山,是断了子孙后代的路,但是我们现在靠山吃山是永久都可以吃下去。我们的环境越来越美,来得的人就越来越多,带动了我们汤山经济发展。

如今的汤山温泉小镇,已经突破了过去只有冬季一季火爆的局限。仅以矿坑公园为例,2019年接待游客约五十三万人,营收近千万,全镇年接待游客已经突破一千万人次。

责编:张青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